骑士书屋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你们兄弟两个 ,就别走了,好跟我们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凤澜看着刚刚到家,马上就要飞走的弟弟,抬手拦了拦,最终还是没有拦下来,但是他拦不住弟弟还可以拉住弟弟身边的人啊。

余牙和余肖就这么被留了下来。兄弟两人,对视一眼 ,眼中全是无奈。

“大公子,我们这些事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具体的还是要等二公子回来之后再说。”余肖恭恭敬敬的说着。

凤澜皱起眉头,满脸不信,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看着乖乖巧巧,实际上一肚子鬼点子,不然也不能在外面一躲就是六年。

“你们两个是跟着他们去的,他们经历了什么,怎么会不清楚?别拿我当傻子,今天要是不说清楚,你们两个也别想走!”凤澜坐在主位上,眼神凌厉的看着二人。

余牙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把事情和盘托出了,希望大公子看在二公子的面子上,不要太难为他们。只是,他们确实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只能把路上到时候和他大致说一遍。

“大公子,师兄和顾公子他们两个,然后送小姐到了中皖之后便回来了,在回来的路上说是要把马车换成马匹,这样回来的能够快些,但是没想到去购马的那个村子有古怪,所以就要耽搁了日子。”余牙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事情的经过。

“村子有古怪,凤浔看不出来,难道顾尘行还看不出来?要不是我知道他一向最宠着浔儿的话,都要以为他是故意把他骗过去要杀了的。”凤澜听到这里,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明明有危险的存在,还带着他进去,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思。

余牙低着头,一句话也不敢说,其实他们想的和他一样,只是顾尘行公子的提议没有人敢说不是,所以……

“大公子,我们兄弟本来就不是要给人家当属下的,大公子要耍威风,大可等顾尘行公子回来之后再和他耍。”余肖不卑不亢的看着凤澜。

凤澜他知道这件事不怪他们,但是他心里还是很难受,自己的弟弟怎么永远都是在危险的边缘徘徊呢。

“我不该对你们发脾气,刚才是我思虑不周了,只是所谓的换魂又是怎么回事?明明平日里也没少出去过,怎么这一次出去就全是事儿了。”凤澜坐回椅子上,揉了揉眉心,问道。

余牙和余肖对视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道:“这个事情我们兄弟就不知道了,大公子也知道我们兄弟修炼时间短,就算是真的有个什么,我们也不能做什么呀,所以公子和师兄已经把我给支出去,独自去解决的问题。”

“罢了罢了,一切都是我太心急了。”凤澜无奈的站了起来。

“人之常情罢了,若是我的弟妹遭受了如此风险,怕是比大公子还要失态。”余肖说道。

“车上的那位老妇人和姑娘都是干什么的?”凤澜问道。

“老夫人是村里的神婆,叫三姑,好像是说换魂的事,就是由她开始的,所以公子他们把他带了回来,至于那个姑娘好像是三姑的养女还是什么的,是个普通人。”余牙说道。

“行了吧,你们舟车劳顿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凤澜说道。

余肖与余牙走出去了之后,沈君九就看着凤澜一脸为难的表情。

沈君九看着凤澜,轻声安慰道:“好了,你也放宽心些,好赖,是到了家门口了,就是真有什么人想要对他不利的话,也该想一想他的拳头够不够硬。”

凤澜却只是摇了摇头,脸上满是忧虑:“也就只剩下这点了,剩下旁了咱们都是一概不知,也不知道那位老妇人是做什么的,懂得换魂之术,怪不得竟然这么火急火燎的就要把她送走。”

沈君九看着凤澜,心中也有些不忍。他知道,凤澜一直在为自己的弟妹担心,为自己的家族担忧。他拍了拍凤澜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和你的家人。”

凤澜感激地看了沈君九一眼,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他知道,沈君九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也是一个强大的盟友。

两人默默地走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到了主屋的门口。凤澜推开门,走进了院子里。沈君九跟在他身后,四处打量着这个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草,香气四溢。正对着院门的是一间大厅,厅内布置得十分雅致。

凤澜带着沈君九走进了大厅里,凤栖战看到凤澜回来了,眉毛一扬,询问着:“你弟弟回来了,怎么不让他来见我啊?要不是我这当父亲的还没有作古,你们兄弟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凤澜摇了摇头,谦卑说道:“父亲此言差矣,不管您怎么着,不都是我们的父亲,自然是有尊敬的道理。至于浔儿,我也不知他究竟为了何事,回到家中连一句话都没有说的,便又急急忙忙出门去了。”

凤栖战微微一笑,然后说着:“你们兄弟之间的事儿啊,我没有兴趣知道他那儿的事儿,我也没有兴趣,听说你已经求到你母亲那儿去了,看来你这是要非管不可了。”

凤澜微微一笑,说道:“这些日子儿子被父爱好一阵数了,这才反应过来,我既是要继承家业的长者,那么弟妹的安危自然也是我应该管的事情,既然事情都关,那便只好请母亲了。”

凤栖战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平静的请沈君九坐下,然后对凤澜说道:“澜儿,你倒是娶了个好夫人,这件事做的和为父心思,日后的当家人绝不可怯懦,而是应该不管怎么都要搏上一搏。”

凤澜点了点头,说道:“多谢父亲教诲,儿子记下了。”

凤栖战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你现在已经想清楚了,我也不好再霸着这个权利,其实早几年就应该给你的这个位置,我觉得你心性难堪大任,现在看来倒还是我看的片面了。”

凤澜有些好奇地问道:“看来父亲早有传位之心,甚至早就料到了弟妹今日之劫难了,特意考验儿子吗?”

凤栖战叹了口气,说道:“若是你像君九亦或是像尘行一般进退有度处是得以,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你父亲我哪里有什么预知未来的本事,不过就是想着要看看你的反应罢了,若是你真的因为你妹妹的事而屈服于冷家皇权那么我就该考虑考虑,是不是该把这个位置给你还是给你弟弟了。”

凤澜心中一惊,说道:“父亲,澜志不在此,若是父亲觉得弟弟看似众人,我自愿退位让贤。”

凤栖战说道:“传奇船长理不可废,就算是你弟弟有再大的能耐,他也只是你弟弟,就算是你再不堪当父亲的,我也只能是来给你铺平道路,让你坐的安稳些罢了,又岂能如同儿戏,你说不干并不干,我说给谁便给谁的。”

凤澜听了,心中十分惊讶。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占了个岁数的便宜:“父亲既然生下儿子,那么儿子自然会做得更好,不会让父亲担心。”

凤栖战点了点头,说道:“你这句话倒还说的像样,君九,在这看了这么久的热闹,不如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沈君九笑眯眯的说着:“凤叔叔老谋深算运筹帷幄,又岂是我这小子可以妄自评论的。”

凤栖战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小子和你的父亲一样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就算你真的说了什么,我也不会和你生气。”

沈君九说道:“凤叔叔,按照传统自然是应该传与凤澜,但是凤叔叔有两个儿子不能厚此薄彼啊。我与凤家兄弟都比较交好,向着哪一个都不对劲,所以呀,我也只是说一句公道话,剩下的便只好由凤叔叔裁断了,不过按照小子看来,最后归个谁都是自己家的事儿,现在还是赶紧想想,凤浔带回来那个老妇人是干什么的吧。”

凤栖战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倒也有理,不过浔儿带回来一位老妇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凤澜说道:“十二带回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还有一个看着像是已经年近半百的老妇人,回来之后便带着他们又出门了,不知道要去拜访哪位前辈。而且听瑜伽兄弟说,那位妇人会换魂之术,父亲混魂之术乃是俊术所修行之人,定然也不会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不知父亲这里可有裁断。”

凤栖战看了凤栖一眼,说道:“这么大的事儿,你到现在居然才说,浔儿带着他跑哪里去了?”

凤澜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才缓缓说道:“似乎是要去圆戒大师那里。”

凤栖战听闻,微微一怔,随后叹了口气:“去了他那儿啊,那你们就不必管了。老一辈的恩恩怨怨,岂是你们这些小辈能够插手的。”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怅然,仿佛回忆起了往昔的岁月。

听到“圆戒大师”这个名字,凤栖战身体猛地一颤,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心中瞬间明白了一切。他深深地意识到,圆戒大师的劫难已经降临。这一劫,是生是死,关乎重大。挺过去了,圆戒大师在这世间还能有三四好友,共享天伦之乐;若是挺不过去,他们这老一辈的人啊,恐怕就要如残花般渐渐凋零了。

“凤叔叔的意思是,那妇人是大师的红尘纠葛?”沈君九眨着好奇的眼睛,满脸疑惑地问道,眼神中充满了对未知的渴求。

凤澜也不解地附和道:“父亲,圆戒大师乃是出家之人,怎会和这女子有纠葛呢?”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仿佛这个事实如千斤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凤栖战见状,微微摇头,脸上露出少见多怪的神情,语重心长地说:“只要是个男儿,有一二红尘知己又有何不可?谁说出家人出家之前不能有个红尘知己呢?”他的目光中透着坚定和感慨,似乎在回忆着自己曾经的过往。凤澜和沈君九听了,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他们仿佛看到了圆戒大师在红尘中翻滚、挣扎的身影。

然而,他们心中却浮现出圆戒大师那和蔼可亲的面容,实在难以想象他当年在滚滚红尘中艰难求生的模样。

凤栖战微微一笑,然后回到了后堂,不再理会他们。他的笑容中流露出对圆戒大师的崇敬之情,仿佛只有圆戒大师才配得上“大师”这个尊称。

“大师之名,我在元明也曾有所耳闻。”沈君九仍然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实在没想到他竟还有红尘知己找上门来,莫非那个平凡的丫头就是他的女儿?可大师福泽深厚,为何那孩子却是个哑女?这难道是上天的责罚?”沈君九的话语中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凤澜此刻心中已然明了其中缘由,他的面色变得愈发凝重,缓缓说道:“天谴。”这两个字宛如重锤,狠狠地敲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他们似乎看到了圆戒大师在滚滚红尘中历经无数磨难,看透世间种种繁华,最终归于平静的心路历程。而那个哑女,或许正是上天对他的考验,让他在修行的道路上更加坚定不移。

修道之人常有三缺五弊,如今看来,修佛之路亦是如此艰难啊!只可惜了那个丫头,自出生之时便已命中带残,能成长至今实乃不易。凤澜不禁心生惋惜,长叹一声。

沈君九见状,打趣道:“你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莫不是被这哑女的美貌所吸引,动了什么心思吧?我可要提醒你,你可是有夫人的人了。”他看着凤澜,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凤澜脸色一红,连忙解释道:“我只是怜惜她的遭遇罢了。这丫头生来便有残缺,命运如此不公,实在令人痛心。”他的目光中流露出真挚的同情。

沈君九微微一笑,拍了拍凤澜的肩膀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不过,我们也只能感叹命运的无常。或许,这就是她的宿命吧。”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

骑士书屋推荐阅读:巫师暗面要命!禁欲王爷太撩人!快穿:沙雕宿主拿下了那个反派快穿:宿主虐渣上瘾凶又残综漫:爱神巧克力与五等分快穿:恶毒女配抢走了金手指综漫:签到符咒面具魔气斗破:成帝从娶妻开始!斗破从拜师开始我带着八卦去异界最强乡村别人都穿成师尊,我穿成那个孽徒公主风云录大厦闹鬼,你还让我去做卧底保安我地府小祖宗,马甲多亿点怎么了携雷霆归来,这千金姐还不做了热血传奇:开局获得GM勋章穿书:真千金她缺钱又缺德反派总是想做男主老婆闪婚成宠:全能娇妻杀疯了!搬空奇葩养母家,假千金下乡了军人老公宠上天,娇知青一孕双胎斗破:思过崖震惊女神云韵一人之下:开局奖励坐忘道模板!斗破:我云山,拥有人生模拟器斗破:我能升级万物重生八零:离婚后开始崛起捡到一个生子系统后,我宠冠后宫哄他穿越七零,小小女配快快活活!穿越:带着老宅在七零年代吃瓜一人一车一鬼,闹惊悚!海贼:十二符咒,成为草帽团双皇女尊:当白切黑皇女遇上土匪郎君傻小子文集亲懵!慵懒队长被盖章求贴贴斗破:我被女神倒追的日常嫁最强兵哥哥:生最多的崽崽养蛇为妻被豪门抛弃后,假千金高攀不起了斗罗:我绑定了原神角色系统穿越五零:努力读书我要当工程师斗破:开局斗王,韩枫来拜斗罗纪火影:开局永恒的万花筒从斗破开始投资万界穿书七零,俏知青手握空间嫁军官快穿:质疑万人迷,成为万人迷从斗破征战诸天春帐晚
骑士书屋搜藏榜:怎么办?穿成修仙文大魔头的亲妹我带着八卦去异界最强乡村带着物资在古代逃荒十九年总裁又在套路少夫人绝世医妃:腹黑王爷爱上我别人都穿成师尊,我穿成那个孽徒一条龙的诸天之路玲珑醉红尘从天而降的桃小夭被迟总捡回了家娇知青嫁给修仙回来的糙汉被宠爆公主风云录大厦闹鬼,你还让我去做卧底保安恐怖逃杀,综漫能力让我碾压一切豪门枭宠:重生狂妻帅炸了被宰九次后我成了女主的劝分闺蜜离婚后,她携崽炸了总裁办公室快穿:宿主又狗又无情做卡牌,我可是你祖宗!豪门军少密爱成瘾重生:朕的二嫁皇妃煞气罡然谍战之一个骑手在满洲被领养了,但我是作为宠物被养斗罗之我可以偷取魂力我,刚失恋,穿进盗笔了开局扮演瘦长诡影,我逐渐无敌斗罗我的云中蝶很无敌斗罗:开局赠送唐三葵花宝典帅仙阿龙传全球高武之杀生得道现实世界走出的宗师黑科技小师妹与炮灰宗门海贼从召唤角都开始重生后我被大魔王盯上了极品男漂亮女鸡飞蛋打的修仙日常亮剑世界:发展军工助李云龙高升皇上难当吞噬从盘龙开始人在英伦做老6我地府小祖宗,马甲多亿点怎么了从斩瞳归来的路明非误惹病娇总裁,他假戏真做驱魔之乡村小子的妖孽人生星穹铁道:流明今天开始当魔君携雷霆归来,这千金姐还不做了拜日
骑士书屋最新小说:从长江到戈壁重生后暴虐渣男,姐姐飒疯了!论漩涡一族与写轮眼的适配性混穿之美人无敌小娘子归来原神:灵魂出窍进入芙宁娜的意识兽世娇宠:病弱美人多子多福漂亮小团子被偏执反派宠上天星辰炼体终将成神盗墓我那一波三折的人生大人!娇软小圣女又在揍兽啦!剑出来,行吧下次再出来综影:从甄嬛传开始撕碎女主假面重生八零之辣妻有空间霸道总裁之夜总的小娇妻不良人之为了变强我进入兵神怪坛综影视之女主总是在救人漫威:为什么救你我们可是挚友啊神奇宝贝:圆梦从关都开始盗墓,我被系统绑架了综影视之男主都是恋爱脑君泽四方修仙录爱情公寓:开局我被宛瑜打了顾总离婚后悔了,黏着前妻要复婚努力成为佛爷贴身副官的日子!左溪村走出来的修仙少年白月光失忆后,漂亮少爷被宠上天说好的暴富退圈,你竟然爆红全球偷怀继承人,被豪门老公娇养了甄嬛传之敬妃一胎三宝武元道被陷害而死,再睁眼她杀疯了惊!恶毒假千金竟是团宠万人迷八零小娇包手握金手指,恃宠作妖咸鱼作者穿书摆烂日常绿茶美人在恋综杀疯了诱她!夺她!腹黑厌爷强势宠误入盛夏穿越末世养美人鸢翎双娇遇见向阳的你小手一背装绿茶,虐哭心机小白花星汉灿烂:盛世风华诸天独行者人工希望和天然幸运穿越虫族雄虫他被误以为成虫神历劫:前世逼死我的人都重生了他危险又迷人御神兽!乱天下!废材竟还是魔神